-蒋龙东北人的幽默细胞是长在血液里的演员新势力

蒋龙东北人的幽默细胞是长在血液里的演员新势力

蒋龙是沈阳人,用他的话说,“东北人的幽默细胞是长在血液里的”。蒋龙的表演启蒙来自于春晚小品,考入北京电影学院之后,他也一直都在研究喜剧的表演和节奏,但“走过的弯路太多了”。一直以来,蒋龙边拍戏边琢磨,无数次他都觉得前路迷茫,但是从未放弃,他感谢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候让他看到了希望,他也感谢徐纪周导演给予他极大的创作空间,在《特战荣耀》中能用自己的方式去创作角色。

蒋龙

出生年月:1995年3月22日

毕业院校:北京电影学院

代表作:《特战荣耀》《全职高手》《扶摇》

珍藏邀约出演《特战荣耀》的语音

2011年蒋龙看了电视剧《番号》,徐纪周导演就这样成为了他特别崇拜的人,“可以说仰慕吧,因为我一直特别喜欢很有江湖气的戏和人物。”后来他在横店拍戏时,在一次聚会上结识了徐纪周,从小就风趣幽默的蒋龙一下就博得了徐纪周的喜爱,后来两人又遇到了一次,变得更为熟悉,离别前徐纪周说:“咱们以后一定合作”。当下,蒋龙嘴上应着但并没往心里去。第二年,徐纪周去上海参加白玉兰奖担任评委,恰好蒋龙在上海拍戏,看到徐纪周朋友圈发了上海的行程,蒋龙想着去问候一下,没想到徐纪周跟他说,自己正在筹备一部戏,里面有一个角色很适合蒋龙,甚至表示在写剧本时,是特意根据蒋龙的特点在设计这个人物。“当时我听完那条语音十分激动,回复时的语音我录了十多遍,都是录完就推掉了。”至今,导演的这条语音还被蒋龙收藏着,每当自己沮丧的时候他就会放出来听一听。

蒋龙顺利进入《特战荣耀》剧组,在这部剧的前半段,蒋龙饰演的吕小天是和燕破岳(杨洋饰演)共同入伍的新兵,吕小天陪伴着燕破岳被下放炊事班,最后看着燕破岳进入特种部队,是燕破岳的重要战友。“我很感激导演能让我演这个角色。我之前演的都是一些配角,但是导演一直都很关注我,我每个戏他都会看,然后给我发微信说他的看法。”这让蒋龙很感动,“他说我之前的角色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限制,没有把我最有魅力、最闪光的地方发挥出来。”在这部戏里,徐纪周给了蒋龙很大的创作空间,基于两人之前的认识和了解,他鼓励蒋龙放开自己,蒋龙也把自己多年来对喜剧创作的摸索运用到了角色身上。

自己为吕小天写台词

《特战荣耀》里蒋龙饰演吕小天。

剧中吕小天的很多台词都是蒋龙自己写的,“我每天晚上都在房间写,大概写五套方案,然后再和导演探讨。”导演也很支持蒋龙这样的创作,在剧里大量的保留了蒋龙自己写的台词,“开拍前几天其实我也很紧张,很怕辜负导演的期望,后来导演把我叫过去看回放,说你演得很好,我终于放心了。”这些年,蒋龙一直在研究喜剧的形式和台词,他也根据经验找到了一条适合吕小天的路,“这是军旅戏,不太适合用网络用语或者是太年轻化的梗,我最后就用了传统押韵的形式。”蒋龙说,因为吕小天台词并不多而且还不能抢戏,所以就要在有限的时长里散发语言最大的光彩,哪怕只说一句话,也能让大伙记住。

蒋龙和杨洋早在《全职高手》时就合作过,私下里是很好的朋友,而他和剧中另一位主演孟阿赛也很快熟悉了起来,大家私下里的相处和剧中几乎一样,“刚到剧组的时候,导演就说你们得在一块相处,真像哥们一样演得才最自然。”所以很多戏份其实都很生活化,比如剧中他们形容三个人像“一家三口”,都是平时大家一起“闹”出来的。

而让蒋龙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戏,是燕破岳被埋在坍塌的隧道里,大家去营救的那场,那也是唯一一场作为“搞笑担当”的吕小天,严肃、认真地释放战友感情的戏份。这原本是一场群像戏,但蒋龙觉得这是一场难得能让吕小天人物丰满起来的戏,他一定要“玩命”。开拍前几天,他一直都在酝酿,最终这场戏呈现非常好,这场戏也变成了一场重头戏。“我平时很少看自己演的戏,但是这场戏我在配音的时候,看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”

吕小天戏份不多,但蒋龙想让这个人物尽量丰满。

综艺中的作品源自对职业的思考

蒋龙出生在辽宁省沈阳市,用他的话说,自己身上的幽默细胞是长在血液里的。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东北人都这样,我只是把它运用出来了。”蒋龙从小就“爱演”,小时候每年春节是他最忙碌的时候,春晚刚播完,他的表演就开始了,每年春晚里的小品都是他模仿的素材。9岁那年一个偶然的机会,蒋龙参与了一个电视剧选小演员的面试,而且还真被选上了,虽然过后他又回归到了日常的学习生活,但这件事在他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,让他觉得当演员并不是遥不可及。

高三面临高考时,蒋龙决定放手一搏,他决定来北京参加艺考。蒋龙一共报考了四所学校,最终通过了中央戏剧学院和北京电影学院的专业考试,并最终选择了北京电影学院。“来到北京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,全是优秀的人。我那段时间都有点自卑,每天穿着增高鞋垫都还没有他们高。”

蒋龙在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中表演小品《最后一课》。

从读大学开始蒋龙就摸索着喜剧的路子,也总被分配到比较有喜感的角色,“还是走了很多弯路,开始总是容易用力过猛。”毕业后,蒋龙也是一边拍戏一边摸索,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。直到参加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,蒋龙和张弛组合的小组最终凭借出色的作品获得了“年度喜剧搭档第一名”的好成绩。“我和张弛是在节目里才认识的,接触了一段时间,我们发现彼此的‘审美’很一致,这对于喜剧搭档来说很重要。”很多人都对他们的小品《最后一课》印象深刻,小品描述了蒋龙饰演的表演系学生在密室里当NPC偶遇大学导师的尴尬经历。“这个小品对我意义重大,这是我在2019年写的剧本,当时给好多人看,大家都觉得不好笑,但我一直觉得这个剧本可以。”

2019年对蒋龙来说是最沮丧的一年。毕业后,蒋龙虽然一直没有找到发展方向,但一直有戏拍,从没断过档,但2019年是他毕业后第一次连续半年多没拍戏,小品《最后一课》的创作灵感也来自于他对演员职业道路的思考。“我的同学里确实有去密室做NPC的人,而且我觉得他们都比我勇敢和坚韧。”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让蒋龙看到了一些希望,他觉得这个节目带给他最大的收获是自信,“我虽然看上去很活跃,但骨子里其实是一个很自卑的人。我很感谢这个舞台,让我觉得世界充满了希望。”

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

编辑 田偲妮 校对 吴兴发

“风趣”一词最早出现于南北朝时期,其内涵多指风尚志趣,也可指风味情趣,它作为美学范畴确立在宋代,宋以后文论家对“风趣”展开了理论探讨。

风趣:

Posted o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